校友会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活动动态 > 总会活动 > 正文

阴和俊:重结果更重过程

来源:  发布时间:2008-12-03  已浏览:

如果此刻是清晨6点半,不论头一天晚上何时入睡,中科院电子所所长阴和俊一定会醒来靠在床头默想今天的工作内容和程序,从几点到几点在哪儿干什么,决不耽搁。其实,每天入睡前,他也要想一想,这一天满意的是什么,不满意、没办好或没做的是什么?为什么?这是他多年来形成的一种习惯。

“事情太多,如果早晚不在脑子里捋一捋,会乱套,没有效率。”5月的一个傍晚,记者采访他时,他这样说。为了效率,他喜欢计划,喜欢认真,而这种做事情的原则不仅具有生命力,也给了他丰厚的回报。

他说,小时候的梦想是考上大学,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不再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大学毕业后,又产生了新的愿望,希望能留在西安、上海或北京这样的城市。也有过出国学习的念头,但从未想过出国定居,于是在留校之后,先是到上海师范大学进修, 随后到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攻读硕士学位, 接着考博士,直奔北京。总之,做事情之前,他方向十分明确,并朝着方向不断努力,从不知苦。

“您刚才谈到这样的做事原则会有回报,那您最近有什么收获吗?”记者问。

“在四五月份,我希望有实质性进展和成效的四件大事基本都做到了。第一件,积极推动中科院国家航空遥感系统建设的进程。过去,我国航天遥感的发展计划性很强,但航空遥感在国家层面一直没有系统的部署,经过几代科学家多年呼吁,近期已引起了主管部门领导的关注和认同。今年4月21日,中科院研究决定由我和童庆禧院士负责准备建设方案。5月20日,我准时把初稿交到了院里。第二件,电子所拟建的科研综合大楼的26个审批章盖完24个,剩下的两个章特别难盖。最后,我们向北京市副市长范伯元同志汇报之后,两个章终于顺利盖上了。第三件,电子所参加了一项国家重大军工任务的竞标工作,经过精心准备,终于击败了强劲的对手。第四件,启动了一项运作多时的国际合作计划。”

“您现在做所长主要是管理工作,科研还做吗?”

“没办法,除辅导少量研究生外,具体的科研工作都停下来了,一心一意作所长。我十分佩服那些既做科研又能做管理的所长,但我没有能力和精力两全其美。”

“根据目前的制度规定,您最多可做两届所长。您36岁就做了所长,8年后,也就是您44岁时,就不能在这个位置上继续了,有什么打算吗?”

“我相信那时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这几年做管理,我也悟出一些道理,觉得航天工程项目管理的方法和理念有许多可用于研究所的日常管理。例如,航天工程遇到质量问题时必须进行质量的双5条‘归零’标准,技术的5条归零标准是:定位准确,找出问题的所在;机理清楚,找准问题发生的原因;故障复现,查清究竟;措施有效,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举一反三,查一查其他地方是否存在同样的问题。如果把这些用在研究所的管理上,也不会糊涂。而且,我要求同事,‘归零不能凑零’,否则就会犯浮躁病。”

可见,阴和俊早已把一年或几年的工作都计划好了,但他绝对没有料到,36岁的时候,他会成为中科院发展史上近百个研究所中,第一个没喝过“洋墨水”却做了所长的人。

“这些年,是什么影响着您有这种做事的方法?”

“小时候,我的一个伯父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一个人可以爱什么,但不能贪什么,贪什么一定会倒在什么面前。’我一直记着这句话。我还记得柳传志在电视上说的一段话,‘一个有作为的人,要有改变气候的理想和魄力,但联想20多年的发展过程,使我感悟到,若改变不了大气候,争取改变小气候,若改变不了小气候就先适应气候,不能做改革的牺牲品,还得创造机会去改变气候。’”

《科学时报》2004年8月2日

上一篇:何国经:参加南极科考的玉林人
下一篇:罗欢:我只是想给别人带来一点希望

 
版权所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友总会 地址:西安市西沣路兴隆段266号 电话/传真:029-81891839 电子信箱:xyzh@xidian.edu.cn & xixiaodian@qq.com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